忆童年之银色的小母狗琴琴

红苹果 2月前 227


文:汉魏遗风

小时候我养了一只狗,它是一只小母狗,银色的皮毛实属稀有。乖巧可爱典型的中华田园犬,我给它起名琴琴。

我这代人,没有幼儿园,只有育红班。就是我上育红班时期的事情了,琴琴给我带来的欢乐时光至今难以忘怀。

那个时候黑白电视都是稀缺品,我不安分爱做生意的爹从武汉买回来一台金星牌14寸黑白电视机。中央电视台播放一部美国电视连续剧《警犬卡尔》。

电视剧中警犬卡尔出色的表现,比人都能,放了学我都是等着看《警犬卡尔》。

受这部电视剧的启发,我决定养一只狗。

慈祥的奶奶从舅姥爷家带回来一只毛茸茸的柴犬,我奶奶是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作为家中长孙,我独享了奶奶隔辈亲的所有疼爱。奶奶裹着的小脚,沿着颍河步行十几里抱回来这个小狗狗。

我决定模仿《警犬卡尔》中的方式从小训练这只小狗。

先给它起个名字吧?那时候还不时兴给狗起名字,受电视剧的影响我影视要给这只小母狗起个名字。我一开始叫它卡尔,俺爹不同意。说中国的狗起个外国电视剧的名字,老别扭。那就叫阿黄吧?我爷爷说这名字不中,一个畜生起啥名字呀。

我非要给我的小狗狗起个名字,我奶奶说这是一只母狗,将来会繁小狗娃,起个温和的名字吧。

既然你这么喜欢这只小狗狗,抱着不放手,就给它起名琴琴吧。

儿时的我开心的不得了,开始了对琴琴的训练。

我找竹竿做了一个钓鱼竿,和小伙伴去河流池塘边钓青蛙。然后把青蛙剥皮,取内脏。让琴琴闻血腥味,之后把青蛙埋藏在小树林的某个地方。让琴琴顺着味道去找到青蛙尸体,一开始我是不抱希望的,但琴琴的天性就是嗅觉灵敏,一下子就找到了青蛙尸体。

琴琴很萌的,我晚上搂着它睡觉。它还没有牙齿,只能喝小米汤或者红薯稀饭。奶奶告诉我它不能吃红薯,会把肠子堵住,撑死了就不好了。我只好把红薯用筷子搅拌成糊状喂它。

我那个时候五六岁、也是小朋友。玩儿累了就在家门口槐树底下铺个草席赤肚儿(裸体)睡觉。

邻居家小狗狗趁我睡着时候把白糖水抹我小鸡鸡上,畜生毕竟是畜生,不懂人事儿。琴琴爬过来逮着我的小鸡鸡就吸允起来,一会儿就把小鸡鸡给我吸硬了。我从梦中醒来,一脸的惊恐,哇的一声就哭了。邻家小哥哥和一群小伙伴笑的合不拢嘴,我二叔从家里出来拿了一把铁锨非要拍邻家小哥。

琴琴慢慢的长大,我已经抱不动它了。走到哪里都跟着我,我开始训练它跳跃运动,菜园子里的土墙是栏杆。我在前面跑,它在后面追。我一跃而过,它也奋力一跃跳过土墙。

有一次,我爹的朋友从南阳来,带来几斤南阳黄牛肉。特别好吃,我给我奶奶带过去一块。奶奶每次吃饭时候切碎一部分,添加在汤面条里。这次切好了牛肉,锅瘀了,奶奶赶紧给锅添水。一回头牛肉不见了,琴琴爬上擀面的案子,嘴里叼起来肉一溜烟跑了。

奶奶喊它都不回来,我在琴琴后面追。它比兔子跑的都快,真是狗日的。哎!

奶奶说,算了。畜生就是畜生,也是一条命,这块牛肉该它吃了。

琴琴吃完牛肉,到了晚上也不回家。这畜生能着哩,我们就到处找它。听到小主人的呼喊,它遛着墙根儿,像做错了事儿的小孩子一样低着狗头回来了。

我二叔顺手拿起赶牛的鞭子要抽打它,我赶紧护着不让打。

打那以后,我奶奶改善生活时都把灶火(厨房)屋里的门关上,不让琴琴来灶火间。

我上二年级了,琴琴也三岁了。黄色的毛发夹杂少许黑色粗硬的皮毛,我杀猪的二爷经常把骨头和杂碎给我吃。在哪物质匮乏的年代,我的小日子因为爷爷奶奶的关心而快乐成长。能吃上肉是件幸福的事儿,能天天吃肉是村里人人羡慕的对象。而骨头都是琴琴的专利了,在骨髓营养丰富的维持下,琴琴体型匀称,动作矫健。尤其是金黄色的毛发闪着油光,锃亮锃亮的毛发每天陪伴我上学回家的路。

琴琴是我最好的伙伴,天亮了趴在我床头叫我起床。我上学它就在教室门口等我,我睡觉它就趴在床边守侯。

我刻意找来小伙伴训练它帮我咬人,小伙伴和我打架时它就朝打我的人龇牙咧嘴,狂吠不停。那阵势很吓人。

真是一条聪明的母狗。

童年时光很短暂,琴琴也到了发情期。

发情期的琴琴和村东头一只老黑狗勾搭上了,我不喜欢那只老黑狗。那只老黑狗也没有名字,个头大,眼睛黝黑,咬人都不打招呼。我老怕这只黑公狗,但我管不了琴琴呀。

畜生就是畜生,一天傍晚,在菜园子里我和一群小伙伴发现这两只畜生在狗链蛋。我勃然大怒,和小伙伴找来树枝去打那条大黑狗。大黑狗毫不畏惧,冲着我们吠叫。

两只畜生交媾的太深,狗鞭子钩住了琴琴的生殖器拔不出来。大黑狗拖着琴琴媾和在一起一个跑一个退。小伙伴们实在忍不住乱笑,琴琴也不叫唤,被动的被大黑狗拖拉着一直后退。

我心里想着,有机会我非杀了你这个狗日的。

几个月后,琴琴下了一窝仔。竟然没有一只公狗,全是小母狗。

村里民风淳朴,奶奶把一窝小花狗送给了左邻右舍。

乡下生活简单,养一只狗看家护院吃剩饭。

有点动静鸡飞狗跳的,乡村生活怎能缺少了鸡鸭牛羊和中华田园犬呢?

后来,大黑狗和琴琴一起失踪了。

是被人吃了,还是卖了?都没有了下文。

我奶奶给我讲:狗脸狗脸,翻脸不认人是狗的天性,它要是认人了就不是畜生了。

奶奶的话至今还在我耳边回荡。

(完)

2018.6.1作于帝都西郊

本站申明 1、本网站名称:汉魏网  网址:www.hanw.net
2、本网站的资源主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QQ/微信/邮箱:jinpei_2@163.com 进行删除处理。
3、会员发帖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不得发布和链接任何有关政治, 色情, 宗教, 迷信.低俗、变态、血腥、暴力以及危害国家安全.诋毁政府形象等违法言论和信息的帖子.
还没有人收藏过本帖~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汉魏网-汉魏网坛-建安号
      2
        立即登陆 立即注册 QQ登录

你可以在 登录 or 注册 后,对此帖发表评论!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