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师征越记——纪念20军58师对越作战40周年!

小黑黑黑 1月前 254


序  言


20军58师是解放军中的一支劲旅,历史上功勋卓著,是三野的头等主力师,有“百旅之杰”的美誉。58师是有红军基础的新4军老部队,参加过著名的郭村保卫战、黄桥决战、苏中反清乡作战、天目山反顽作战、宿迁战役、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淮海战役、抗美援朝第2次战役等。建国后,该师多年担任全训值班部队。



1979对越作战时,20军58师隶属武汉军区,是第三批对越参战部队。在这次对越作战中,58师谨慎持重,稳扎稳打,前后战斗9天,各级指挥所、后勤系统和部队连以上单位均未因遭越军袭扰而受损,也未因行动不慎而失利。


58师共毙敌629人,伤敌209人,俘敌3人,自己伤亡235人,敌我伤亡比为3.67:1,以小的代价较好地完成了广州军区前指赋予的作战任务,显示出了一支老部队的优良素质。



第1季:受命开进


58师在1979年2月19日才接到赴广西方向参战的命令,是最晚接到参战命令的部队。受令后,在师党委的有力组织下,全师立即展开各项准备工作,调整了干部,补充了兵员和装备,在24小时内达到了齐装满员。


奉广州军区前指命令,58师归50军指挥,作为广西方向的预备队。从25日起,58师由驻地登车,经铁路输送,于3月7日6时前陆续到达广西宁明县板棍地区集结,准备从板烂地区进入战斗,向越军338师据守的亭立方向出击。



1979年3月5日,中国政府宣布从越南撤军。因此,中央军委已不考虑在板烂方向开辟新的战场。3月7日10时,广州军区前指命令50军指挥58师转赴水口关出境,经复和、广渊,进至弄压、茶灵以东地区,由西向东清剿弄压、广渊、德天一线以北地区的越军,掩护兄弟部队安全撤回境内,同时搜缴敌仓库物资、炸桥破路、摧毁敌军事设施。


接令后,58师立即组织,除炮兵团未到外,全师其他部队于15时乘汽车由集结地区出发,沿宁明、那堪、龙州公路开进,经水口关出境。根据50军首长和在58师加强指挥的20军副军长传达的广州军区前指的指示,58师主力应沿广渊至重庆公路向德天方向开进,另以1个团在左翼分两路沿郭然、杭嘎、重庆、济追向岳圩方向前进。


因任务急、时间紧,58师师指边指挥部队开进,边准备重庆地区的地形、敌情资料,边查明情况,边确定部署。


第2季:部署任务


1979年3月8日上午,58师(欠炮兵团)在开进途中又接到50军前指关于加快清剿速度的指示。


师长张承阁与师指各领导研究后,决心按各团到达广渊的顺序,下车后依次立即投入战斗,按此确定了部署:


174团担任主攻方向的任务,主要沿公路经菲靠、郭然向班矿搜索前进,其2营经浮孟、那扎向沓代搜索前进,天黑前全团进至班矿地区,控制要点,就地宿营。9日,全团分两路向楠翻、浮些、杭嘎方向攻击前进。



173团担任助攻,主要随174团之后沿公路进至班矿,向那藤、重庆方向攻击前进。


172团担任预备队,负责保障军、师指挥所及广渊至魁花山公路的安全。


第3季:主攻174团的激烈战斗


174团担任师主攻任务,经过连续21个小时的乘车行军,174团于1979年3月8日12时30分抵达广渊,全师于9日凌晨1时到齐。


按照预定计划,8日14时30分,174团从广渊出发,分左右两路向班矿搜索前进。



班矿位于广渊以北约10公里处,东北距重庆县城约12公里,紧邻广渊至重庆公路。班矿及周围地区大小山头连绵起伏,海拔在400米至800米之间,坡度一般都在40度左右,沟深谷狭,林密洞多,公路在群山间蜿蜒而过,形成了广渊与重庆之间的一道重要屏障。这一地区的防守越军是高平省队567团残部及部分武装民军,共约4、500人。越军在公路两侧山头构筑了各种工事,利用山顶、山腰、山脚的有利地形布设了三层火力圈,射界开阔,火力配系严密,紧紧锁住了广渊通向重庆的交通要道。


因为任务紧急,174团没有做好必要的准备就开始行动,各营、连指挥员也没有具体组织战斗,加上带队干部识图能力差,结果出发不久就出了问题。走到广渊北侧约2公里的楠板附近,3营没有沿公路向北直行,而是跟着2营向东走上了通往浮孟的公路;2营在进至那扎岔路口时,没有向沿西北走向沓代,而是向北走了;1营的1个连前进时也走错了路线。下午18时,团指进至郭然后才发现有2个营另1个连走错了路,团长张友臣立即命令用电台沟通各营。2营这时已走到了沓代东北侧约2公里的670高地西侧地区,因误将2瓦电台的昼、夜间频率混用,造成与团指电台联系中断;3营走到了2营南侧的兵陵山附近;1营先后占领了沓代北侧430高程点以南公路两侧各制高点,与小股越军发生战斗。由于天色已黑,地形复杂,敌情不明,经报请师指同意,团指命令1营及直属队停止前进,控制要点,在郭然、邦朗地区宿营;命令3营连夜返至沓代,同时继续用电台沟通2营。因与团指电台不通,2营自行决定在670高地附近就地宿营。



为了查明敌情,为师主力向重庆发展进攻创造条件,8日18时30分,张承阁师长命令师侦察科罗香波副科长率领师侦察连(欠1排2个班),加强1个重机枪排、1个82无坐力炮排及2瓦电台2部,利用夜暗由广渊出发,沿广渊至重庆公路向那藤方向搜索前进,查明沿途地形、敌情,并夺取那藤附近巴望河上的公路桥,控制周围要点,保障师主力经此顺利通过巴望河。同时,考虑到沿途敌情、地形复杂,张师长又命令174团1营3连和1营炮兵连迫击炮排在侦察连后跟进,随时准备支援侦察连战斗。


当夜21时30分,侦察连由广渊乘汽车出发,进至郭然后下车,由侦察连副连长带2排(欠5班)为尖兵排,罗香波副科长与侦察连嵇达亚连长率3排、5班和加强分队在后跟进,侦察连指导员率领摩托排部分人员和炊事班负责抢运保管员和后勤保障。



1979年3月9日1时许,副连长带尖兵2排走到430高程点北侧,发现越军在公路以东约600米处的高地上(即670高地)打冷炮。因地形复杂,罗香波副科长与嵇达亚连长命令尖兵排停止前进,同时观察越军的炮击规律(约30分钟发射一次)。当1营炮兵连迫击炮排跟上来后,罗香波副科长命令迫击炮排在公路东侧小高地占领发射阵地,随时准备以炮火掩护侦察连的行动。又命令尖兵排采取交替掩护的方法,沿公路两侧继续搜索前进。


5时20分左右,侦察连进至班矿以南距510高程点西南1公里的山垭口前盘山公路附近,罗香波副科长与嵇达亚连长发现前方北侧和东侧均为高山,山上荆棘丛生,西侧是深沟和陡峭石山,地形非常险恶。为防越军伏击,罗香波副科长与嵇达亚连长命令3排长带7班跑步前进,由公路东侧山凹地插向山垭口,抢占有利地形,支援尖兵排掩护连主力迅速通过山垭口。5时30分,尖兵排和7班刚到达山垭口,连主力正进至距山垭口约300米的公路拐弯处,突然遭到北、东、西方向的三面火力猛烈射击,当即伤亡11人。尖兵排、7班和连主力被越军火力分割,重机枪排的2挺重机枪没有跟上来,与师指挥所有电台也无法沟通,情况非常紧急。罗香波副科长与嵇达亚连长观察后,判断周围越军有近2个连兵力,于是商量后迅速决断,命令5班、8班和9班抢占公路东侧的4号高地;跟随连主力的1挺重机枪和无坐力炮就地以火力压制越军;其他人员立即就地构筑掩体向越军实施火力反击。



在山垭口方向,左侧的6号高地和右侧的5号高地均有越军防守,以猛烈的火力封锁住了山垭口的通道。面对前方占有兵力和火力优势的越军,后方又与连主力被分割,副连长和尖兵排毫无惧色,以4班抢攻左侧的6号高地,6班扑向右侧的5号高地,向越军猛打猛冲。6班副班长曾春华发现6号高地上的一个越军火力点居高临下,对后边的连主力威胁最大。他立即带领1个战斗小组向越军火力点接近,在小组战士的火力掩护下,曾春华借着草丛掩护不断跃进。在快要接近越军火力点时,被周围越军火力点的侧射击中负伤。1名越军扑过来想要俘虏他,曾春华迅速掏出匕首,在越军接近的瞬间猛地跃起,以熟练的格斗动作将这名越军,刺死。随后曾春华投出手榴弹,炸毁了对连主力威胁最大的越军火力点。在曾春华冲向西侧的另一个火力点时,不幸身中数弹牺牲。战斗小组的其他3名战士在副班长牺牲后继续向越军发起冲击,先后有2名战士伤亡,最后1名战士奋勇冲上山背,在双腿负伤的情况下仍坚持向越军射击。在山垭口南侧,3排长带领7班冒着越军的弹雨向前冲击。7班副班长杜三才在冲锋时腹部中弹,肠子流出,他忍住剧痛将肠子塞回腹中,以饭碗扣在伤口上用腰带扎紧,继续坚持战斗。2排和7班的顽强奋战积极吸引住了越军的火力,有力支援了连主力的战斗。


在连主力方向,5班、8班和9班发起勇猛冲击,经30多分钟战斗攻占了公路东侧的4号高地,歼敌一部。在连主力后方的重机枪排2挺重机枪也抢占了东侧3号高地,以猛烈的火力压制5号高地之敌,支援6班的战斗。其余部队就地构筑了部分单兵跪、卧姿掩体,以火力抗击越军。这时,公路西侧7号高地上的越军凭借岩洞中的火力点向连主力射击。嵇达亚连长很快命令跟随连主力的1挺重机枪占领4号高地西侧公路拐弯处,压制7号高地岩洞中的越军火力点,同时命令无坐力炮开火。利用曳光弹指示的目标,无坐力炮以准确的火力摧毁了7号高地岩洞中的越军火力点。激战中,重机枪排在6名正、副班长和射手伤亡的情况下,前仆后继,坚持以火力压制越军。无坐力炮排在地形受限制时,采用肩炮射击,先后以30余发炮弹摧毁了越军火力点和岩洞13个。



战至6时30分,4班攻占了6号高地山背,6班攻占了5号高地突出部,7班到达山垭口,连主力也占领了4号高地并构筑了工事、掩体,终于扭转了初战时的不利态势。不幸的是,嵇达亚连长在指挥战斗时被越军射中数弹而牺牲。


7时左右,174团3连赶到了战场。罗香波副科长通过3连的报话机与174团和师指沟通了联络,向张师长报告了战况。张师长随即命令174团100迫击炮连开火压制山垭口两侧高地的越军;174团3连占领有利地形向敌还击,掩护侦察连调整组织,抢救和后送伤员,巩固阵地。侦察连调整组织后,全连边战斗边加修工事,与越军形成对峙,顽强坚守阵地16个小时,有效的牵制了班矿地区越军,并将侦察到的敌情、地形等情况及时报告给了师指。


在这次反伏击战斗中,师侦察连及加强部队先后毙敌80人,伤敌20余人。阵亡侦察连连长嵇达亚以下13人,负伤19人。战后,侦察连荣记集体二等功。


9日5时30分,在670高地附近宿营的174团2营遭到越军冷枪冷炮射击,伤亡战士7人。团指对此作出误判,两次向师指报告说是西侧开进的师侦察连误打了2营。因情况不明,师指命令174团将2营撤到430高程点附近。在2营撤退过程中,因营指挥员组织不力,个别干部放弃指挥,有的连队队形拥挤混乱,以致遭到越军火力袭击,伤亡10多人。


为查明情况,张承阁师长亲自赶到430高程点北侧观察。根据师侦察连遭越军伏击的位置、越军占领的各高地位置,判定2营不是被师侦察连误打的,而是同样遭到了越军的阻击。张师长又根据师侦察连报告的有关敌情,现地进行了反复观察和分析,判断班矿地区约有1个营的越军,占领既设阵地进行有组织的防御,企图迟滞中国军队向重庆进攻。上午10时前后,张师长果断改变决心,确定了新的战斗部署:174团1营和师侦察连在430高程点东西一线展开,控制要点,从正面牵制越军;2营沿刚撤下来的路线重新进占670高地,并插至班矿东南侧无名高地,向越军左侧后迂回包围;3营为团预备队;173团主力准备经楠翻、浮些向杭嘎攻击,其2营从公路以西沿邦朗北侧的677高地迂回至510高程点附近,断敌退路,与174团2营协同对该地域守敌形成包围;172团为师预备队,控制广渊至郭然沿途要点。



174团2营是这次行动的主攻部队,攻击目标是670高地。这个高地位于广渊至重庆公路东侧、班矿以南约1公里处,由从南至北的4个山头组成(分别编为1-4号高地)。其中3号高地为主峰,东北侧约500米处有2个无名高地,标高分别为610米和620米;西北侧公路以西是677高地,其东侧山腿与4号高地东西相对形成一个山垭口,公路盘山而过;公路以西是一片高耸的陡石山,南面430高程点一线东侧有一个小无名高地。670高地及其附近地区,山脉连绵,草高林密,沟深洞多,地形非常复杂。越军在此布置了约1个连兵力,其中4号高地构筑有大型掩蔽部、3道堑壕,中间以交通壕相连接,设有明暗火力点,布置了高射机枪、60炮和82迫击炮的发射阵地;3号高地顶部大岩石的低凹处和缝隙处,构筑有数个火力点;东北方向610、620高地和西北侧677高地上,均构筑有堑壕、交通壕,并有越军防守。越军以670高地和677高地为屏障,凭险死死掐住了广渊通向重庆的要道。


下达了攻击命令后,张承阁师长和张友臣团长亲自来到2营,将攻打670高地的任务交给了4连。此时4连经连续行军已是饥疲交加,但干部战士们的战斗热情仍很高涨。指导员王德义当即代表全连指战员向师、团首长表态:“请首长放心,我们4连坚决完成战斗任务,为祖国为人民打好出国第一仗!”。11时左右,张友臣团长召集4连的连、排干部到430高程点东侧交代任务:4连(欠3排,营安排执行其他任务未回连队)配属6连1排、营属机枪连1排、营属炮连无坐力炮排,从1号高地的右后方逐次沿1、2、3、4号高地进攻,配合173团2营夺取山垭口。战斗中,174团100迫击炮连、高射机枪连和营属82迫击炮担负火力支援。



受领任务后,连长朱国良和指导员王德义研究了当面的敌情、地形,决心首先抢占1、2号高地,然后向3、4号高地发展,最后全部攻占670高地。战斗部署是:副连长陈由溪带领1排为突击排,加强重机枪1挺、82无坐力炮1门、火箭筒2具,在连的右翼担任主攻;2排加强重机枪1挺、火箭筒2具,在连的左翼担任助攻;6连1排为预备队;以60炮2门、重机枪1挺、82无坐力炮1门组成火力队,由连指直接掌握。



9日12时40分,4连由430高程点东侧无名高地附近开始出发接敌。13时30分,各排到达1号高地南侧的山脚下的进攻出发地。朱国良连长命令火力队的60炮首先向1号高地发射了9发炮弹,掩护步兵发起冲击。1号高地的越军兵力、火力较弱,1排进至1号高地南侧斜面时,击毙越军哨兵1名,一举占领了1号高地。


4连继续向2号高地进攻时,遭到越军炮火、步枪、冲锋枪的猛烈射击,加之地形不利,前进受阻。朱国良连长立即请求营炮火支援。营82迫击炮向2号高地进行了猛烈射击,越军在营炮火压制下停止了射击,1、2排趁机从左、右两侧同时向2号高地发起冲击。当营炮火一停,越军又开始了射击。陈由溪副连长很快组织配属的火箭筒占领有利地形,连续打掉了越军几个较暴露的火力点。1、2排猛打猛冲,用手榴弹炸毁拦路的越军暗火力点,不断向顶部推进。1排最先冲上山顶,消灭了大部分守敌,残敌沿交通壕逃走。14时50分,夺取了2号高地。



攻占了2号高地后,因为连续行军作战,没有休息,没有吃饭,4连官兵们的体力消耗很大。加上天气炎热,战士们的水壶都空了,以致有6名战士中暑昏倒,还有30余人出现程度不同的中暑现象,战斗力受到很大削弱。朱国良连长和王德义指导员立即进行组织,号召各排长和党、团员带头克服困难,并采取相应的救护措施,后运伤员和中暑昏倒的人员,同时向营指报告了情况,请求补充弹药和饮水。经过短暂的休整和部署后,4连不顾疲劳,于15时30分向主峰3号高地发起攻击。


3号高地上的越军火力点很隐蔽,依托洞穴和石缝,从五处同时向4连猛烈射击。攻击分队猝不及防,当即伤亡8人。朱国良连长想组织火力压制越军,但加强的重机枪、82无坐力炮因受地形限制还未跟上来。朱连长紧急请求营炮火再次进行支援,营82迫击炮打了3发炮弹后,因弹着点距4连冲击队形太近,朱连长又呼唤营炮火停止射击。接着朱连长指挥2门60炮向越军阵地射击,连打了18发炮弹,也未能奏效。危急时刻,陈由溪副连长指挥5具火箭筒向越军火力点抵近。因山坡上的杂草又高又密,无法卧姿射击,火箭筒手不顾危险地采用立姿发射,连打了22发火箭弹,摧毁越军4个火力点。被越军火力压制的1、2排趁势发起冲锋,分组交替前进,互相掩护,引诱越军开火暴露,然后用手榴弹将敌火力点消灭。经过一个小时激战,4连于16时30分攻占了主峰3号高地。


在4连攻击3号高地时,营长命令6连2排运送弹药和水前往支援4连战斗。6连连长臧宝兴带领6连3排也从2号高地东侧无名高地冲上来加入战斗,协同4连攻击3号高地。



4连攻占3号高地后,遭到4号高地和东北侧620、610高地越军的猛烈射击,同时发现4号高地有部分越军在向后逃跑。由于加强的重机枪、82无坐力炮还没有跟上来,轻武器打不到逃跑的越军。朱连长将这一情况向营指报告,并请求团炮兵实施拦阻射击。团100迫击炮很快发射了几发炮弹,但没有打到逃跑的越军。为了迅速攻占4号高地,朱连长、王指导员与6连臧连长协商后,重新调整了攻击部署:6连臧连长率6连2排和1排、3排部分兵力向4号高地东侧攻击;4连2排向4号高地西侧攻击;4连1排转为预备队。在部署攻击的过程中,加强的2挺重机枪已经赶了上来,朱连长命令他们在3号高地占领发射阵地,担任火力掩护。



攻击发起后,朱连长组织轻重机枪和火箭筒、60炮等火器压制越军火力,4连1排也开火掩护,左右两路攻击部队迅速滑下了3号高地北面约7、80度的陡坡,分别从东西两侧向4号高地攻击前进。越军此时斗志已失,转身沿堑壕向北溃逃,朱连长立即指挥重机枪向逃敌进行火力追击。臧连长指挥6连2排向高地冲击,因阵地上的越军火力点比较分散,便采用分组交替掩护的队形,边搜索边前进。在占领越军高射机枪阵地后,发现4号高地东南斜面有越军1挺重机枪仍在射击。臧连长命令火箭筒手向其打了一发火箭弹,将这个火力点摧毁。随即2个战斗小组从不同方向同时冲上去,以抵近射击和手榴弹将残敌消灭。4连2排在向4号高地西侧运动过程中,2排长姜良松观察到从高地西侧不便迂回,果断带领全排从6连2排攻击方向的右后侧迅速插至4号高地的北面,沿堑壕进行搜索,在掩蔽部里击毙1名越军。17时30分,4连与6连全部攻占了4号高地,插至班矿东南侧山垭口。朱连长随即赶到4号高地,向营指报告了情况。根据营长的指示,6连长带领6连1、2排返回了3号高地,转入防御。4连就地搜索清剿,加修工事,巩固阵地。当晚,团指转来了师、团通报,嘉奖了4连。



这次进攻670高地的战斗,4连在6连协同下,战斗5个小时,连续攻占越军4个高地,摧毁敌9个明暗火力点,共毙敌48人,缴获60炮1门、冲锋枪3支、步枪2支、炮弹70余发、各种枪弹约3000发,以及一批被服装具等。4连和6连阵亡3人,负伤14人。战后,174团4连荣立集体一等功,被50军党委奖给一面“勇往直前克敌制胜”锦旗。


第4集:助攻173团的战斗


173团担任助攻任务,其2营从公路以西沿邦朗北侧的677高地向其东侧山垭口迂回,准备与174团2营对守敌达成合围。在穿插途中,173团2营走错路线,遇到了陡石山的悬崖峭壁拦路。因指挥员决心不够,没有采取有力措施,以致当日未能插到指定位置。天黑后,班矿地区部分越军向北逃跑。为防止初上战场的58师遭到越军夜袭,50军首长指示58师当晚组织防御,天亮后再战。师指命令各部队当晚就地宿营,并派出警戒分队占领要点进行翼侧保障。同时,命令已经坚守阵地16个小时的师侦察连撤回邦朗以南地区休整。


当夜,173团1连5班在梭花西侧无名高地与前来夜袭的越军发生了战斗。


梭花是一个小村庄,位于广渊以北约5公里处,北、西、南三面环山,东面是广渊通向重庆的公路。在梭花西侧有一个2、300米高的无名高地,与南北两侧的山头相连,俯瞰东侧的广渊至重庆公路。r> 9日白天,173团1营在广渊至重庆公路西侧进行搜剿。1连1排在梭花西侧无名高地东面山腰一个山洞内发现了2000多斤大米及食油、汽油、自行车、枪通条、急救包、水壶、腰带等物资,还有熄灭不久的灰迹和刚用过的锅碗。根据这些迹象,营长判断这股越军刚逃走不久,有可能在入夜后返回偷袭中国军队。为保障在公路两侧宿营的团主力安全,营长命令1连、2连派出部分警戒分队,占领梭花西侧无名高地及其南北两侧高地,担任警卫任务。



根据营长的命令,9日下午,1连2排长率5班占领了梭花西侧无名高地,分3个战斗小组形成环形警戒;6班和8班占领了北面的2个高地;2连7班、8班占领了南面的高地。17时前,营82迫击炮排对梭花西侧无名高地及南北两侧的重要目标测量了距离,标定了射向,做好了火力支援的准备。


入夜后,5班先后发现梭花西侧无名高地西北方向的那更村附近有人在走动,并且还燃起了5堆火。在报告了营长后,2排长根据指示命令5班各组加强观察和警戒,不要过早暴露自己,越军不到近前不要开火。10日3时许,发现高地西南侧有2名臂戴白色标记的越军在向高地上运动。当接近至20米左右距离时,警戒西南方向的5班第3组突然以冲锋枪、手榴弹进行阻击,将2名越军击退。不久,有约1个班越军从西侧向高地隐蔽接近。带领第2组警戒的5班副班长发现后,命令身边的一名战士返回高地顶部向2排长报告。这名战士在运动途中被越军发现,遭到射击。副班长立即以手榴弹向越军还击,但因投弹姿势过高,被越军枪弹击中负伤,不久牺牲。在高地西北侧的5班长迅速带领第1组的2名战士赶过来增援,以手榴弹和步枪火力将来敌击退。4时许,有10余名越军又从高地西南侧扑了上来。在双方相距30余米时,2排长指挥第3组连投手榴弹12枚,将这股越军打退。因为5班火力隐蔽较好,机枪一直未开火,仅用冲锋枪、步枪和手榴弹近战歼敌,越军一直没有弄清高地上中国军队的位置,只好盲目进行射击。不久,听到山脚传来越军的喊声,并看到约2个班的越军从西侧向高地上运动。2排长立即通过步谈机请求营炮火支援。营82迫击炮排很快按照标定的射向开火,2排长又两次呼叫修正弹道,连续发射50余发炮弹击中敌群,粉碎了越军的这次冲击。5时30分左右,有7、8名越军利用高地西北侧的陡坡死角隐蔽接近,突然向5班第1组阵地投来2枚手榴弹。5班长指挥轻机枪和步枪占领有利位置向敌开火,并投出10多枚手榴弹,再次将越军打退。此时,天已拂晓,5班胜利完成了警戒任务,于10日10时撤回。



这次警戒战斗,5班兵力配置得当,沉着应战,有效保存了自己,重创了敌人。因没有组织打扫战场,根据目视及战斗进程,5班估计歼敌约30余人。自己牺牲1人。

10日8时,奉师指命令,各团继续向班矿之敌发起进攻。174团向东发展进攻,攻占了郭瑟至巴望河公路桥之间的几个高地,歼灭越军约1个排。当晚,174团3营进至巴望河南岸,发现公路桥已被越军炸毁,不便立即渡河,于是控制要点后就地转入防御。173团3营从2营左翼加入战斗,在师炮兵群猛烈火力的掩护下,接替2营继续向677高地东侧山垭口攻击前进。11时许,173团3营进至班矿,与174团2营会合,完成了对班矿地区守敌的合围任务。师指命令173团除留3营9连配合174团行动外,173团主力沿那卡、浮些向杭嘎方向搜剿。在那卡地区,173团先头部队遭遇小股越军阻击,经过战斗毙敌中尉连长以下11人,将那卡占领。当晚173团控制要点,就地宿营。


根据广州军区前指命令,将123师炮兵团配属给58师。10日下午,123师炮兵团进至郭然附近,占领了发射阵地。


11日8时30分,174团3营一部从巴望河公路桥下游约1公里处的堤坝徒涉过巴望河,并控制了若瓦、楠吞附近高地,掩护工兵分队在河上架桥。13时30分,师指接到广州军区前指命令,因162师已从茶灵进入战斗,经杭嘎向重庆发展进攻,因而免除了173团向杭嘎进攻的任务。师指命令173团转为师预备队,172团进入战斗,加速向前开进,在12日拂晓前全部进至巴望河公路桥以西地区。


历时3天的班矿战斗至此结束。58师一举攻占了越军在重庆以南重点防守的要点班矿,对广渊至那藤桥沿线两侧的12个高地进行了清剿。班矿守敌在58师的四面围攻之下,大部被歼,残敌则钻山入林,分散潜藏。58师共毙敌250余人,伤敌160余人,俘敌2人。



重庆是越南高平省东北部的一座县城,毗邻广西靖西县,是这一地区的重要交通枢纽。驻守重庆地区的越军是高平省队567团一部,及重庆独立营和部分武装民军。在茶灵、广渊、下琅等周围要点失守后,一些建制不同的残余越军也逃至重庆及其附近山区,企图凭借有利地形与中国军队周旋。然而,重庆地区位于广州军区南、北两大集团沿4号公路形成的大包围网的口袋底,在此地顽抗的越军已陷于孤立无援、腹背受击的境地,基本上失去了有组织的抵抗能力。打下重庆,扫清高平东北地区的最后障碍,并清剿残敌,守护公路,掩护兄弟部队安全撤回境内,是58师肩负的最后的重要任务。


1979年3月11日晚,58师主力进至巴望河南岸地区后,师指即命令工兵分队加快抢修巴望河公路桥,并确定了攻占重庆的决心和部署:172团沿广渊至重庆公路东侧攻击,以一部兵力沿公路前进,主力经若瓦、那门、盘沱攻占重庆东北侧高地;174团沿广渊至重庆公路西侧攻击,以一部兵力沿公路前进,主力经戈汪、若看,攻占戈肉北侧高地,对重庆形成包围;173团为师预备队,并负责掩护后方安全;配属的123师炮兵团先在郭然,后进至脱勾地区附近占领发射阵地,以火力支援一线步兵战斗。


12日7时05分,123师炮兵团以炮火掩护172、174团向重庆地区守敌发起进攻。174团在那交地区突破越军防御,推进到公路西侧,以1营为先头营,向门登、古芳方向攻击前进。172团通过了修复的巴望河公路桥后,以2营为先头营,沿公路东侧搜索前进。


第5季:预备队172团的战斗


172团前身是闽东红军独立师改编成的新四军第3支队第6团,人称“老六团”,是20军中唯一的红军团,可惜出场稍有点晚。


1979年3月12日10时30分左右,172团2营的前卫4连在进至古芳东南1公里处公路桥东北侧山脚时,发现在古芳东侧无名高地上筑有越军工事。这时,在公路西侧前进的174团1营前卫3连也已进至古芳南侧,突然遭到了古芳东侧无名高地上的越军轻重机枪、60炮猛烈射击,前进受阻。公路东侧的172团4连尖兵排2排迅速反应,带队的副连长命令配属的1门82无坐力炮和1挺重机枪占领阵地进行火力掩护,同时命令2排各班分组向古芳东侧无名高地山脚跃进。在步兵遭到越军火力扫射时,副连长组织发射曳光弹指示射击目标,82无坐力炮先后发射6发炮弹摧毁越军轻重机枪各1挺。此时,后面的团、营属迫击炮也已开火,以猛烈的火力压制高地上的越军,2排各班趁势冲到高地山脚占领了冲击出发阵地。当团、营炮火向前延伸后,副连长指挥3个班成战斗队形,正面进攻,两翼合围,迅速发起冲击。各班以小群多路交替掩护,经过40多分钟战斗,一举攻上了山顶,毙敌8名,其余越军逃散。2排随后占领阵地进行警戒,掩护营二梯队6连沿无名高地东侧山口向盘沱方向搜索前进。



在172团4连2排攻击古芳东侧无名高地时,174团3连也越过战斗分界,经过战斗攻占了古芳东侧无名高地的西北侧山头,歼灭越军约1个排,随后继续沿公路搜索前进。


攻击发起后,张承阁师长紧跟各团第一梯队营后前进,亲自观察战场局势。根据172、174团均进展较顺利的情况,10时30分,张师长命令各团第二梯队迅速进入战斗,并命令172团用团属汽车运载1个加强步兵连快速向重庆突进。11时,123师炮兵团从郭然转移到脱勾地区占领了发射阵地。



11时40分,123师炮兵团向重庆及其周围制高点进行了10分钟火力急袭。随后,左右两路攻击部队向重庆县城迅速发起突击。172团3营7连奉命乘汽车沿公路快速向重庆县城开进。到达重庆外围后,连长郑光标指挥全连下车,轻装跑步前进。12时30分,前卫3排在重庆县城南侧与小股越军遭遇。副连长杨相土指挥3排猛打猛冲,迅速冲入县城。2排随后紧跟上来,向县城内扩大战果。不久,174团1营2连也突入了县城。县城内的守敌早已无心恋战,四散潜逃。172团7连和174团2连沿街搜索前进,没有遇到越军有组织的抵抗。14时03分,控制了重庆县城各要点。与此同时,172团主力相继攻占了重庆以南的盘沱、班张和重庆北侧的瞥嘎地域制高点;174团主力控制了重庆以西的杭外、戈肉地域的制高点。攻占重庆的战斗至此结束,58师共歼敌200余人。


第6季:清剿残敌


1979年3月12日19时30分,50军前指命令58师转入清剿,歼灭分散潜藏的残敌,搜剿越军隐藏的仓库物资,保障回国交通线周围的安全。师指很快布置,决心采取各团分片包干,重点清剿的战法。命令172团负责清剿重庆南侧外围的巴宝、班张、东官、505高地地域之敌;174团负责清剿重庆西侧、南侧、东南侧附近的那棍、布朗、汤利、杭外地域之敌;173团进一步肃清郭然至古芳公路两侧地域之敌。



13日上午9时,58师各团统一开始行动。清剿进行得比较顺利,各部队只遇到一些零星残敌的抵抗,采取分片包干、短兵相接、小组对分散、潜伏对偷袭、围攻对山洞的战法,迅速将其粉碎。遇到可疑的山洞,攻击部队就用炮火、炸药、火箭筒、手榴弹予以摧毁,不留死角。经过搜剿,缴获了一批越军隐藏于山洞中的物资。因各团所携带的弹药、给养较充足,携行量过重,缴获的物资无法全部带走。按照上级在战前的规定,除能带回国内和分送给当地越南群众的部分外,其余物资均就地销毁。



14日7时30分,师指命令172、173、174团均出动2营,重点清剿东新、柏哥地域残敌。接令后,各部队很快出发。172团2营和173团2营向东新之敌发起三面合击,174团2营分两路从东侧直扑柏哥。经过战斗,歼灭了两处地域内的残敌。


第7季:胜利撤回


1979年3月14日10时,58师接到50军前指电示:限16日18时前全师通过中越边境62号界碑回国。炮兵和车辆于14日12时沿济追、72号界碑回撤,并于16日12时前全部回撤完毕。张承阁师长等人经过研究,决心谨慎行动,逐步收拢部队,缩小部队之间的间隔距离,防止越军逆袭,采取逐段跃进的方法,交替掩护,边剿边撤。命令最前面的172团担任开路任务,最后面的173团炸桥破路,摧毁撤退沿途的越南军事设施。各团接令后迅速开始行动。14日16时,172团先头部队进至班张,173团进至重庆,174团由郭来、杭外快速东进,超越173团进至玻垓地区。



15日5时20分,师指又接到50军前指电令:博斗附近有敌兵工厂,要认真清剿。师指立即局部变更了部署,从师直属队和2个步兵团抽调出8个连队,迅速东进,清剿了博斗附近10平方公里的地域。11时30分,在那姆东北侧发现了一个较大的山洞,有电缆、电线通入洞内,洞口还埋设了多层地雷,不易进入。搜剿部队即以火力封住洞口,掩护工兵上去攻击,将山洞炸毁。随后,各团继续交替掩护回撤。



从博斗向北,通向62号界碑的沿途道路蜿蜒崎岖,车辆难行。58师各团全部下车,一律步行前进。在博斗、弄楠附近,有零散越军向58师进行了两次袭扰,都被58师迅速击退。进至交盖地区,通向边界的都是羊肠小路,很难通行。为减轻负重,部队将少数战利品在此销毁。15日12时30分,先头的172团3营进至62号界碑附近,打通了回国的道路,而后58师各部陆续撤回国内。



本站申明 1、本网站名称:汉魏网  网址:www.hanw.net
2、本网站的资源主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QQ/微信/邮箱:jinpei_2@163.com 进行删除处理。
3、会员发帖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不得发布和链接任何有关政治, 色情, 宗教, 迷信.低俗、变态、血腥、暴力以及危害国家安全.诋毁政府形象等违法言论和信息的帖子.
还没有人收藏过本帖~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汉魏网
      2
        立即登陆 立即注册 QQ登录

你可以在 登录 or 注册 后,对此帖发表评论!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