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事件中许世友、尤太忠密送军粮救乡亲始末

汉魏传媒 3月前 489

本材料选自《圣殿:1959-1961:信阳大饥荒沉思录》,张向持著,线装书局2015年5月出版。

缩写 |  楚国农夫


图为:许世友夫妇与长子许光、华山、援朝、小兵、长孙道昆合影。


1959年,信阳、河南乃至全国,粮食高征购闹得轰轰烈烈,农民交光了粮食支援国家,有人把这一现象称为“大河有水小河干”。信阳饥民过起了挨饿的日子,不得不靠树皮、野菜、草根充饥。进入冬季,百姓的生存危机更加严重,因为连树皮、野菜、草根也没了。


正是在这个异常悲伤的冬季,开国上将许世友休假回新县探母。此时的许世友任共和国国防部副部长、南京军区司令员。而这位号令千军万马的大军区司令员却愁闷在胸:劝不动自己的老母跟随身边安享晚年。这次回乡,将军一路盘算,用什么法子才能劝动老母像10年前那样跟他走。


1949年,新中国宣告成立,征战沙场数十年的许世友归心似箭,初冬季节匆匆回乡探母。母子阔别数十年终于重逢,将军长跪不起,老母泪眼不干,现场情景感人心魄。


将军的随从告知许母,她的“三伢子”已位居“督军”——任山东军区司令员之职,许母这才擦下眼泪,扶起自己的儿子,高兴地说道:“都当‘督军’了,许家老坟冒青烟了。娘高兴,不为这,是看你还活着。活着比啥都强!”


那次回乡,许世友发现老母亲身长疥疮,执意带老母去鲁治病。可老母在儿子身边只待月余,病刚好就拗着要走,原因是:进进出出的人都是腰里别着枪,一日三餐还总有勤务兵伺候着,这一切老母看着不习惯,只盼着快点回山里看自家的锄把,看自家的锅灶。许世友生怕老母在自己身边憋出病,只好放行。


自那以后,许世友写信、派人,办法用尽也搬不动老母。


这次回乡探母,许世友上将未进家门就看到老母在山坡背柴的身影,顿时怒目圆瞪,当场大骂当地官们:

你们算什么鸟“父母官”?七八十岁的老人,你们还叫她自己上山打柴,别说是俺娘,谁家的老人也不能这样对待!我们共产党连老人都照顾不好,还“为人民服务”个屁!


夜里,久别的母子有谈不尽的话题。

母问儿,信不信一亩地能打几万斤粮食?信不信大旱之年还能“大丰收”?知不知道家家无米、食堂无烟而上面还搞“反瞒产”?当官的总是对老百姓讲“大河无水小河干”的道理,可眼下“大河有水小河干”,都要饿死人了,国家咋还舍不得往小河里放点水?


许母说:“儿呀,你打打杀杀几十年,说是为穷苦人打天下,穷苦人也盼着共产党坐天下,跟着过好日子。可你们坐了天下,咋不停地胡折腾?眼下都出人命了,还在折腾,这可不中啊!”


老母讲的“胡折腾”,许世友当然都知道,也都不赞成。他曾对毛主席说:下面歪嘴和尚太多,把经念歪了,胡折腾,太过头了。


但许世友没想到,地方官越折腾越过火了,眼下竟饿死不少信阳人。

许母说:

“前几天你几个老婶子还劝俺说,找三伢子去吧,甭像俺,在家等着饿死。俺对她们说,饿死也不去了,陪老姊妹们一起死。儿呀,你要是能说话管用,这回就多要些粮食,给几个老婶子也分点,她们活着娘就不寂寞。”


许世友抱着母亲哭起来,说:“儿听您的话,决不让几个老婶子饿死。”


第二天清早,许家院门口站满了父老乡亲。乡亲们问许世友:家家不存粮,都吃大食堂。大食堂断炊了,群众挖野菜、刮树皮填肚子,省、地干部还要“反瞒产”,眼见饿死人了,这到底是咋回事?


许世友对乡亲们说:现在国家遇到困难了,有天灾,还有别的,让乡亲们跟着受苦了。人民群众在最困难的时候仍然相信毛主席、共产党,毛主席、共产党一定不会辜负人民群众的信赖,很快会有饭吃的。


看到正徘徊在死亡边缘的乡亲们,许世友此时心中苦涩翻腾;看到乡亲们对毛主席、共产党的感情依然如故,许世友异常感动。他对自己的随员说:“你们看看,这就是俺的乡亲,这就是中国的老百姓,谁愧对他们,天理不容!老子今天心里不好受!”


他当即从随行的司令部管理科科长孙凤仪那里借款1000元,当场分发给全村的父老乡亲,大人每人20元,让大家买些食品度日,以解燃眉之急。可他哪里知道,这个时期有钱也买不到食品,钱如同废纸。


正在这时,县、社领导进院了。许世友问:“你们来看望俺,带啥礼物没有?俺只需要粮食,别的都不要。”


地方官面面相觑,将军提出的要求令他们措手不及。尴尬的县领导反复向许世友表态说,再困难,也要保证首长的老母亲有粮吃。


许世友说:“你弄错了,俺娘的生活不麻烦你们。你们看看门口站的这些乡亲们,都饿得站不稳了,俺为他们要粮。”


县领导显得异常为难,因为的确拿不出粮食,所以不敢再搭话。许世友也知道县、社一级不掌粮权,更明白对他们提要粮的要求不现实,但他就是想有意为难一下这些“父母官”,因为他看到乡亲们的处境如此艰难,心里有气,不吐不快。


许世友显得不耐烦了,毫不客气地摆下手说:“你们既然为难,就走吧,甭耽误俺和乡亲们聊天。”


尽管将军下了逐客令,地方官仍不敢离开。许见状,指着县领导说:“你们弄不来粮食,总会引路,陪俺秘书去买头猪,老子要自己掏钱招待乡亲们。”


当地领导再不敢懈怠,急忙带着许世友的秘书买猪去了。饿死人的年代,罕有家畜,全县只有一个生产队还养着几头猪,那是体现人民公社优越性的“样板猪”,被当地领导看得比人还重要,没谁敢动。但赫赫战将的要求不敢不满足,县领导不得已,只好拉一头卖给许世友。


许家门口架起两口大锅,中午,许世友招来全村人饱餐一顿。乡亲们端着碗流着泪说着感谢“三伢子”的话,听得许世友也泪流满面。他的眼泪出自伤怀,因为这顿“大餐”只让他对乡亲们尽了点心意,却解决不了他们日后继续挨饿的问题。他担心,这顿“大餐”之后,不知道又有多少乡亲性命难保啊。


信阳地委第一书记路宪文很快得到了许世友回乡的消息,还有将军要粮、给乡亲们分钱、杀猪招待乡亲们的事。路宪文叫来专员张树藩,商量前去看望将军时带什么见面礼。张树藩说,新县报告的情况说明,首长对群众目前的生活状况很不满意,不忍心乡亲们挨饿,由此看,最好的见面礼当然是粮食,他看到粮食比看到什么都高兴。


路宪文也这样想,可一动粮食就得请示省委,没把握呀。他又觉得,许世友是个特殊人物,兴许省委能给个面子拨点粮食?


省委却未给许世友这个面子,路宪文得到的答复是:粮食问题很敏感,不宜开此先例。路宪文无奈,他唯一能决定的是,从机关食堂挤出1200斤粮食,带着赶赴新县。


路宪文一进许家门,就被许母认出。但许世友背着手看着路,冒出一句令人意想不到的“欢迎词”,他冷冷问道:

“我家乡的地委书记,该不会是个马屁精吧?百姓家里你也常去吗?”


路宪文一时语塞,表情尴尬。


接下来的事情又更让许世友怒不可遏。


下午,地、县领导的情况汇报几乎全是大唱赞歌,许世友早听得心头烦躁,终于,他忍不住打断了汇报,板着脸说:“你们讲这好那好,到底是不是好?我看不是你们说的那回事,你们把粮食都收光了,到处饿死人是好事?小河有水大河满,小河无水大河干,这个很简单的道理到你们嘴里就变了,硬要翻过来,说成是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我问你们,小河没水大河的水又从哪里来?你们一口一个为国家着想,没有老百姓,哪来的国家?不要讲屁话,要讲真话!”


见许世友发脾气,地、县干部再不敢多言。许世友问:

“咋都不说话了?说啊,专挑好话说啊。我看是不好意思了吧?不好意思就对了,共产党的干部不要自欺欺人,群众明明食不饱肚,你们偏偏还要说这好那好,这不是昧着良心讲话吗?”


许世友越说越激动,拳头捶得桌子直晃动。


见将军大发雷霆,一位县委干部连忙出面解围说:“首长,咱们开饭吧!边吃边谈。”谁都希望早点结束这尴尬的局面。


“这饭没味道,老子吃不下了,告辞!”

将军拂袖而去。


路宪文万万没想到这种结果。他沉思良久,突然决定给省委领导打电话,他想把将军的不满报告给省领导,希望对各级领导转变作风有所帮助;另一个用意是希望省委领导能够出面拜会或者邀请将军,以缓解一下将军的怒气,为将军此次回乡营造个轻松的心情。


省委第一书记吴芝圃接到路宪文的电话,当即要求路宪文:立刻转达邀请,希望将军到省委做客。


而许世友的回复干脆利落:老子只剩一天,哪儿都不去,陪老娘。


叱咤风云的许将军在家乡逗留三天。告别老母时,将军说:“娘呀,没陪够您老,让那帮家伙浪费半天时间。”


许世友回到部队,连续几天情绪极不稳定,时而训部属,时而骂子女,时而摔酒杯。无疑,将军此次回乡心里不痛快,把情绪带回了部队。


烦躁中的许世友想到了光山老乡尤太忠,吩咐秘书立刻去请。


尤太忠时任副军长,是许世友麾下爱将,也是信阳老乡,正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习。“你找个理由,请几天假,去完成一项重要任务。干好了,本司令奖励你,完不成任务老子撤你职。”

许世友未等尤落座就交代任务。


这绝非一项轻松的差事,时下到处闹粮荒,部队的粮食供应也不宽松,尤太忠对此非常清楚。尤其是私自调用军粮非同小可,搞少了不顶事,搞多了目标大,风险极大。所以面对这项“重要任务”,尤太忠暗暗叫苦,但他也明白,如果任务不重要,过程不艰巨,许司令也用不着找他去干,这就叫信任。


没说的,“军令如山”,尤太忠决不含糊。


许世友拿出一瓶茅台酒,对尤太忠说:

“喝几口,先给你壮下胆。万一出了事,本司令兜着,你不要怕。其实也没啥大不了,为救老百姓嘛。”


尤太忠说:“笑话!这点事我能怕?您就放心吧,保证弄得利利索索。”


尤太忠回到军事学院请好假,直奔豫皖两省交界处一个部队农场。这个农场属尤太忠所在军管辖,距离信阳地区只有几十公里。到了农场,尤太忠对场长说:“准备三辆卡车,每辆都装满粮食,盖上伪装网,待命出发。不要问为什么,不要问到哪儿去,只管执行命令。”


对于军首长的命令,场长从不置疑,更何况大名鼎鼎的尤太忠当面授命。当晚,装车、伪装全部就绪。


夜幕下,尤太忠亲带车队出发。选择夜间行进,是为了避免途中暴露目标,也是为了争取时间。


运粮车队行至金寨,过境就是信阳地区的固始县。车队突然停下,正在打盹的尤太忠睁开眼睛,看到路中央站着一个少年伸开双臂拦车。尤太忠急忙下车走近少年,发现路边还躺着一位老人。原来,这是爷孙俩外出讨饭回家,途中爷爷饿昏在地,孙子搬弄不动爷爷,一直哭喊着守到半夜才遇到车队,便不顾一切拦车求救。


爷孙俩好运气,遇到了救星,否则已经奄奄一息的爷爷定会在天寒地冻的夜晚死去。尤太忠命令士兵把固始老乡爷孙俩抱上车,顺路送到他们的村口,并留下半袋粮食。


行至固始县境一段狭窄的山路,又遇险情,第一辆卡车侧翻。尤太忠在若干年后回忆起处理这一险情的经过时,仍感慨万千地说,他当时感触最深的有两点:一点是信阳的老百姓太好了;另一点是,真正的“险情”不是翻车,而是他联想到的比损失千万辆车都更严重的问题。


当时的情景是,加上尤太忠在内的总共七名官兵无法抬起车辆,只好到附近的村庄找人帮忙。20多名村民提着工具赶来,尤太忠看到有几个人头上裹着孝布,简单询问方知对方家里饿死了老人,白天刚刚掩埋入土。尤太忠突然担心起来,心想:来的是饥饿的群众,见到车上的粮食会不会为求生而犯险?村民们若都闻讯赶来,该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尤太忠很快发现自己的担心实属多余,因为村民们把车上的粮食一袋一袋卸下来,抬正车辆后又把粮食全部装上车,任何“险情”都未发生。当村民们收拾起工具就要离开时,尤太忠对他们说:

深更半夜请乡亲们来帮忙,我得有所表示。我知道大家都没粮吃,对你们说一车感谢的话,不如给把米。这是军粮,给多了不行,每人带点回去熬几顿稀饭总不成问题。


闻听此言,村民们纷纷对着尤太忠和几个士兵鞠躬作揖。尤太忠从村民的动作看得出,群众太需要粮食了,眼前的每一粒粮食都与生命紧紧相连。


一位村民哽咽道:听说是帮解放军的忙,老少爷们儿都乐意,没想到遇到拉粮车。说心里话,要搁解放前遇到国民党的运粮车,就眼下这情况,豁出命都会抢。解放军的粮,看着眼馋,心里却生不出邪念,尽管离饿死不远了。遇到好心首长,也算俺这些人有福分啊,给多给少都是解放军的情意,俺老百姓几辈子都不会忘记。


就凭这番话,就凭尤太忠的性格,若不是念及“许世友”这个名字,他或许会把所有的粮食都分给这些虽然饥饿却顾及与解放军情谊的人们。尤太忠对几个士兵说,不要每人几把几把分了,抬下两袋给他们吧。


此事到此结束,村民们的举动让人不难理解尤太忠“信阳的老百姓太好了”那声感慨。金寨救爷孙,固始施军粮,尤太忠始终不知道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但他知道这些人都是“百姓”,这就足够了。


那些百姓肯定至今也不清楚他们遇到的是一代战将、后来成为七大军区司令员之一的尤太忠,

他们把自己的幸运记在“解放军”头上,这也够了。


彻夜颠簸,拂晓,尤太忠终于把粮食送到许世友的家乡。县人武部部长被招来,尤太忠吩咐:重点保证军烈属、老人和孩子,干部家庭不考虑;只管分粮,不许打听来路。记住,这是一位老军人定下的原则,也是他想要表达的心意,不能走样。


尤太忠的司机知道自己的首长是光山县人,来时还路过那里,小声问:“首长,回去时正好路过老家,是不是留几袋给家里人?光景都不好啊。”


尤太忠何尝不想留几袋粮食给老家的亲属,他知道自己的亲属们也都处在地狱门前。但这些粮食是司令员送给父老乡亲的,自己只能尽心完成任务,岂能“顺手牵羊”?他对司机摆下手,说:算了,相信当地党组织和政府吧。你搬一袋放咱车上,咱去看许大娘。


尤太忠来到许世友家看望许母,进门就说:“我是首长的老战友、老部下,亲兄弟一样,自然也是您的儿。儿子来看看您,送袋米。”


许母拉着尤太忠的手说:

“三伢子”才走没几天,还有吃的。倒是乡亲们可怜呀,有这袋米,正好家家分几把,每天能喝几口稀汤稀水,就饿不死。


初见许母,尤太忠立刻感受到了这位老人的仁厚和善良。他不敢逗留太久,告别许母急忙返程,他要尽快赶回南京向许世友复命。


尤太忠返回途中经过光山时,车停路边,为是否回家看望一下亲友而犹豫不决。最终自语道:不看也知道都在挨饿,两手空空回家何用?


车出河南境界,司机对尤太忠诡秘一笑,说:首长不要担心老家亲友,他们一两天就能收到粮食。原来,司机见尤太忠不同意给自家留几袋粮食,便悄悄交代新县人武部部长留三袋,尽快送到光山尤太忠家。


尤太忠听后批评司机道:“我不是说过不要留吗,咋还偷着干?”


司机说:“首长,许司令能千里送粮救乡亲,您就不能留几袋救自家亲人?许司令的乡亲和您的亲人都是人民群众,谁的命都是命,谁活都是活,性质都一样呀。俺觉得这事没大错,就替您干了。”


尤太忠沉默片刻,突然想起司机是西平县人,西平也属信阳地区,便问他家里情况咋样?亲人有没有生命危险?


司机良久无语,突然把车停在路边,哽咽不止。尤太忠立刻意识到,司机家里肯定情况极糟,话到伤心处,硬汉泪湿襟。果然如此,半个月前,司机的爷爷、父母和一个妹妹都饿死了,是探家归来的战友带给了他这个不幸的消息。司机泣道:

“死了四口人,连封信也没收到。听战友说,所有寄给北京和党政军单位的信件都被扣留,全河南都这样。”


尤太忠暗想,怪不得许司令大骂,这帮家伙做了错事,惹了大祸,不想着救人,只想着封闭消息遮丑!


尤太忠夜半敲开许世友宅门,见面便要求喝酒。


许世友告诉尤太忠,他给毛主席打过电话,说到一些官兵不安心,因为老家饿死亲人了,河南、山东、安徽、四川最严重。主席说已有所闻,很难过,还说战胜了蒋介石,却败给了阎王爷,共产党再吃败仗,老百姓就会找李自成去,他也去!


主席的言语中流露出他对业已形成的信阳糟糕局面极度不满。。。


许世友与尤太忠的特殊关系、特殊感情众人皆知。许世友去世后,丧事处理曾遇到不小的麻烦,主要问题是能否土葬。家人坚持土葬,依据是,“土葬侍母”是许世友生前的愿望,曾得到毛主席的应允;最终邓小平拍板,以“特殊人物、特殊性格、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为由批准土葬许世友。但附加条件是:不开追悼会,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不发讣告。许世友这位功勋卓著的传奇将军,死后没有享受到共产党的“最高待遇”,这是他得以土葬的代价。


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的尤太忠早已为自己的老首长、老战友、老乡、老朋友许世友置买了最好的楠木棺材,当然是用了自己的积蓄,不然不足以表达对许世友的友情和敬意。


本站申明 1、本网站名称:汉魏网  网址:www.hanw.net
2、本网站的资源主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QQ/微信/邮箱:jinpei_2@163.com 进行删除处理。
3、会员发帖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不得发布和链接任何有关政治, 色情, 宗教, 迷信.低俗、变态、血腥、暴力以及危害国家安全.诋毁政府形象等违法言论和信息的帖子.
还没有人收藏过本帖~
最新回复 (2)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汉魏遗风 3月前
    引用 2
    向许将军致敬!
    0
  • 汉魏遗风 3月前
    引用 3
    “咋都不说话了?说啊,专挑好话说啊。我看是不好意思了吧?不好意思就对了,共产党的干部不要自欺欺人,群众明明食不饱肚,你们偏偏还要说这好那好,这不是昧着良心讲话吗?”
    0
    • 汉魏网
      4
        立即登陆 立即注册 QQ登录

你可以在 登录 or 注册 后,对此帖发表评论!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