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

小黑黑黑 4月前 503


这是一个关乎“最高良知原则”的著名判例。1992年2月,柏林墙倒塌两年后,当年守墙士兵因格-亨里奇被告上法庭。在法庭上,随着控辩双方激烈辩论,当年东德士兵亨里奇射杀青年格夫洛伊的一幕,仿佛又在人们眼前浮现,真真切切。

那一幕,让人心溢满了无限的感伤和悲痛。柏林墙,是二战后,德国分裂和冷战后的重要标志。这道柏林墙,共有155公里长,4米多高,是用水泥混凝土浇注而成的。

几十年来,柏林墙,一直阴森森地横亘在东西德分裂线上,两边都有东西德士兵严密守卫着。<br><br>1989年2月的一天傍晚,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大地笼罩在一片朦朦胧胧之中。东德士兵亨里奇正警惕地守卫在柏林墙东德一边。因为柏林墙的建立,常有东德人采用翻越柏林墙偷越到西德去。此时,士兵亨里奇目光像鹰隼一样,警惕地守卫着。<br><br>突然,他发现了有一个人乘着雨雾,鬼鬼祟祟地攀爬到柏林墙上,企图逃到西德去。见此情景,亨里奇毫不犹豫地举起手中AK—47冲锋枪,屏住呼吸,瞄准那个人后——扣动了板机。<br><br>随着“砰——”的一声刺耳的枪声,只听一声惨叫,22岁的东德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在企图偷越柏林墙时,被守卫士兵亨里奇开枪击毙。

事后,亨里奇还受到上司的嘉奖,成为了英雄。<br><br>没想到,仅过了几个月。1989年底,柏林墙被推翻,东西德终于回归统一。这道分裂国家的柏林墙,也成为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见证。<br><br>当年士兵亨里奇射杀翻越柏林墙的东德青年格夫洛伊事件,遭到格夫洛伊家人的起述,要求追究亨里奇的法律责任。<br><br>在法庭上,亨里奇的辩护律师在辩护中称,亨里奇作为一名守墙士兵,他是在执行命令,作为一名军人,执行命令是天职,他别无选择。他在执勤时,发现了格夫洛伊企图翻墙偷越国境,在这种情况下,他只有开枪射击。如果要说是有罪,那罪也不在己。<br><br>听了辩护律师的慷慨激昂的辩护,有的人在窃窃私语,也有的人在微微颔首。人们从心理上似乎默认了亨里奇是无罪的。因为他是一名军人,他这是在执行命令,他别无选择。<br><br>这时,法官西奥多-赛德尔面色严峻,他义正词严地反驳道,作为军人,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这一点无可置疑。

在这里,我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请不要忽视这样一个细节:作为一名军人,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当你发现有人翻墙越境时,此时此刻,你在举枪瞄准射击时,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说到这儿,法官赛德尔的心里似乎强压着一种悲痛,他的目光中顿时闪烁着一丝晶莹。他将目光缓缓地投向了旁听席上、投向了格夫洛伊的家人、投向了被告亨里奇。那一刻,整个世界也仿佛凝固了,人们仿佛只听到沉重的呼吸和彼此的心跳。整个法庭一片肃穆。

赛德尔饱含深情地接着说道,在这个世界上,除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之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法官赛德尔宏亮的声音,在庄严的法庭上回响,这声音像一枚重镑炸弹敲打在人们的心头上,给人以深深的心灵震撼。旁听席上,许多人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有的人相拥而泣。士兵亨里奇听到这儿,眼睛里顿时噙满了泪水,胸口在剧烈地起伏着。看的出,他的内心一定经历着烈焰般地煎熬。他将目光投向格夫洛伊的家人,真诚地说了句:对不起,我错了。说罢,惭愧地低下了头,再也无力抬起头。最终,法庭以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格夫洛伊被判三年半徒刑,且不予假释。抬高一厘米,这是自己拥有的主权,这是最高的行为准则,它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本站申明 1、本网站名称:汉魏网  网址:www.hanw.net
2、本网站的资源主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QQ/微信/邮箱:jinpei_2@163.com 进行删除处理。
3、会员发帖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不得发布和链接任何有关政治, 色情, 宗教, 迷信.低俗、变态、血腥、暴力以及危害国家安全.诋毁政府形象等违法言论和信息的帖子.
最新回复 (0)
全部楼主
    • 汉魏网
      2
        立即登陆 立即注册 QQ登录

你可以在 登录 or 注册 后,对此帖发表评论!

返回